今天是: 收藏本站  |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首页 | 资讯 | 信息 | 黄页 | 团购 | 二手房 | 租房 | 招聘 | 兼职 | 论坛 | 圈子
 
    石家庄 >> 资讯 >> 社会   资讯首页  --  社会 -本地 -综合 -网络 -财经 -娱乐
左肾“丢”了都不知
石家庄都市网  日期:2011-12-22  编辑:sjzabc

  24岁的高兵强去年12月发现他的左肾“丢了”。除了在2004年做过一次手术,他实在不知自己的肾会丢在哪里。

  这几天,面对即将拖垮一家人的医药费,一向听话的高兵强和母亲常素娥发生了严重分歧,高兵强开始不断唠叨家人不要用那么贵的药,并产生了“开腹验肾”的念头。

■CT片上,只有右肾,显示不出左肾

  两人的争执往往以常素娥的哭泣结束,她知道右肾慢性衰竭、尿毒症晚期的儿子可能挺不过任何一次手术。

  要真相,还是靠血液透析暂时维持生命?艰难的选择让这个来自邯郸县南井寨村的家庭陷入痛苦。

  ■左肾“丢了” 尿毒症来了

  缺乏排泄系统,高兵强从90来斤浮肿至160斤,每一次进水只会增加心脏的负担,甚至有夺去他生命的危险。

  12月17日23时,邯郸中国人民解放军285医院的肾内科病房安静下来,陪床家属和病人的鼾声此起彼伏,时而也能听到一些重症病人痛苦的呻吟。

  上午刚做完血液透析的高兵强翻了一下身,睡在旁边空床上的父亲高建其警觉地醒来,从床下翻腾出鞋,趿拉着走向儿子。听到儿子喊渴,高建其用勺子沾了点水抹在儿子的嘴唇上,之后趴在床沿上沉沉睡去。

  由于已打不起白蛋白,患尿毒症、慢性肾衰竭的高兵强已很少进水。缺乏排泄系统,高兵强从90来斤浮肿至160斤,每一次进水只会增加心脏的负担,甚至有夺去他生命的危险。

  最先发现身体浮肿,是在2010年12月20日。那天,是家里安排高兵强相亲的日子。高兵强没有见到那位邻村的姑娘,却走进了噩梦。他的脸浮肿得不成样子,伴随着胸闷,他感觉“自己快不行了”。

  “左肾怎么切了?”母亲常素娥清楚记得,去医院检查时,医生看完检查报告后皱着眉头问了她一句。当日,河北工程大学附属医院出具的超声报告单上写着“左肾区未探及肾组织回声。左肾缺如(医学术语,指正常人体应有的部分,如器官、组织、基因,而某些人体没有便称“缺如”),建议进一步检查。”常素娥看到后瘫坐在地。

  常素娥不接受这个结果,她先后又跑到邯郸县医院、南沿村中心卫生院、解放军285医院检查,诊断结果同样是“左肾缺如”。今年8月13日,常素娥带着儿子来到了曾经做手术的邯郸市第一医院,诊断结果为“左肾区目前未见正常肾脏轮廓——左肾缺如?”。

  这个诊断结果中的问号让常素娥由恐慌变为了愤怒,“你看,邯郸市第一医院2004年的手术中还写着右肾6.0×4.2厘米,左肾5.9×4.2厘米,形态正常,集合系统正常。孩子就开过那一次刀,肾还能丢在哪儿?”

  ■失踪的肾去了哪里?

  病人认为,他的肾是在这辈子唯一做过的一次手术中丢失的。当时进行手术的医院,提出“患者左肾缺如不确定,左肾萎缩可能性大”的观点,但不被病人及家人接受。

  2004年,高兵强16岁,农历正月二十那天,他和几个小伙伴在村里开电动三轮车兜风,开到村外一处断桥时刹车不及翻到了沟里。高兵强伤势最重,从昏迷中醒来,他已躺进了医院的手术室。努力搜索的记忆中,他只记得“眼前盖着手术布、四肢被固定着”,被麻醉的过程在他看来“像是睡了一场大觉”。

  翻开邯郸市第一医院尘封7年的手术记录,上面记录了这次“肠切除肠吻合、腹腔引流手术”。当时,高兵强仰卧着,锋利的手术刀取左侧经腹直肌切口长约15厘米,依次切开皮肤皮下组织……之后便是吸出腹腔积液、修补小肠,记录的最后写着“手术顺利、麻醉满意”八个字。

  如今,这八个字在高兵强看来充满了讽刺。12月16日晚上,高兵强吃力地坐在床边大口地呼吸,左手摸着左腹十多厘米长的伤口:“我一辈子就做过那一次手术。”

  一次次检查,高兵强知道自己的左肾确实“丢”了,而且丢得狼狈——在7年中,除了发现自己体力下降了之外,他没有任何感觉。他认为,自己的肾是2004年那次手术时丢的。

  对于此事,邯郸市第一医院曾自组专家组,于9月29日开了医疗投诉咨询会,给了常素娥一份《邯郸市第一医院关于患者高兵强医疗投诉医学技术咨询意见书》作为答复,其中提出“患者左肾缺如不确定,左肾萎缩可能性大”的观点。

  但高兵强一家人表示无法接受这个观点。

  “我们也咨询过不少医生,他们都说即使是肾萎缩,也会萎缩成一个小球球,咋会一点儿也找不到呢?缺如是啥?就是没有了。”常素娥说,她认为邯郸市第一医院给出的“肾萎缩”结论是在推卸责任。

  双方都咨询了专家,但仍是各执一词。2011年11月28日,高兵强委托律师向邯郸市丛台区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将邯郸市第一医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各种费用100万元(暂定)。

  目前,双方都已进入举证阶段。

  ■揭开“丢肾之谜”要看法院的裁定

  “这需要权威部门的认定,首先确定刀口是唯一的,之后是他的左肾确实存在人为切割的痕迹或因为那次手术导致萎缩的,我们才能承担责任。”院方说。

  卷入这场事件的邯郸市第一医院是当地4家国家级三甲医院之一。

  “既然他们(高兵强一家)已经起诉,那就走法律程序吧。”12月19日下午,在邯郸市第一医院医纠科,负责处理此事的金科长说。

  尽管金科长7年前还未在此上任,但他认为“这需要权威部门的认定,首先确定刀口是唯一的,之后是他的左肾确实存在人为切割的痕迹或因为那次手术导致萎缩的,我们才能承担责任”。

  其次,他还认为,高兵强在7年后才发现左肾不见,“这期间很难说明他自身有没有发生病变。当时的手术(肠吻合术)不会碰到肾脏的,中间还有道膈膜。”同时,他也表明了立场,院方专家组的讨论倾向——“肾萎缩”也并非最后结果,最终还要看法院的裁定结果。

  记者调查发现,在2004年2月10日的那间手术室内,除了麻醉昏迷的高兵强外,还有6个人:主刀医师王琳,助手刘冰、刘国华,护士费晓英,负责麻醉的张文祥(音)和连硬。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介绍,目前这六人仍在医院工作,有的正在北京参加培训。但记者未能联系到上述6人。

   据知情人称,对于此事,邯郸市第一医院也很“紧张”,曾分别找到6人了解情况,并召集普外科、泌尿科、CT室等科室研讨;在10月份,也曾特意前往北京、河北医大三院与肾内科以及影像专家研讨。这个说法得到了金科长的证实,但他不愿透露研讨详情,只称“这些专家也是倾向于‘肾萎缩’”。

   “有肾萎缩到CT也拍不到的案例。我们之前也给家属建议过,就是喝一种强化显影剂,通过扫描或许能确定,或者是左侧输尿管逆行造影。”金科长说,但目前患者的体质恐怕经受不住这两种检查。

   高兵强的母亲说,院方还曾和她说过第三个办法,就是开腹检验,甚至“尸检”。她也知道,切开一刀后自然便能最直接、最准确地分辨究竟是不是“萎缩”。

   金科长说,他们的确曾和家长讨论过“尸检”的问题,“于情可能不该说,但于理这的确是个办法。”

  ■文/本报记者黄亮

 稿件:河北青年报 复制本文地址发给好友】【打印】【↑顶部
  ·相关内容:  ·进入网站论坛参与交流评论    
  ·左肾“丢”了都不知 (12/22)
  ·邯郸一安装工工作时出意外 展开惊险营救 (12/20)
  ·钢筋穿透驾驶室致2人丧生 (12/6)
  ·红衣杀手被判刑 (10/11)
  ·邯郸环卫女工大战“黑衣男”视频走火 (9/16)
  ·邯郸百姓绣出《清明上河图》 (8/22)
  ·邯郸出土千年前儿童玩具 (7/26)
  ·邯郸 邯山区区长张海忠自杀 (7/13)
  ·邯郸一幼儿园的马蜂窝被摘除 (6/10)
  ·“红色太行颂党情”在邯郸启动 (5/18)
  ·邯郸一男子被妻子所杀 (4/22)
 
  最新推荐

 左肾“丢”了都不知
  24岁的高兵强去年12月发现他的左肾“丢了”。除了在2004年做过一次手术,他实在不知自己的肾会

 
 ·左肾“丢”了都不知 (12/22)
 ·邢台一开发商雇凶撞死举报人 (10/19)
 ·邯郸环卫女工大战“黑衣男”视频走火 (9/16)
 ·温家宝到张家口的菜园子 (8/29)
 ·高碑店一村庄爆炸事故 (8/16)
 ·昨日审议道路交通安全法修正案草案 (4/21)
 ·父亲微博为重病儿子求援 (3/10)
 ·沧州笨贼抢劫视频受捧 (2/22)
 ·河北开展公租房需求摸底调查工作 (2/21)
 ·河北养老金标准上调 (1/14)
 
  最新内容  
 ·左肾“丢”了都不知 (12/22)
 ·《河北省内河交通安全管理规定》明年执 (12/22)
 ·邯郸一安装工工作时出意外 展开惊险营 (12/20)
 ·保定一柴油罐车翻入路边沟 (12/16)
 ·妻子要离婚 丈夫不满报复杀人 (12/15)
 ·河北省用血量十年翻番 (12/15)
 ·邢台 7名被拐儿童将被寄养 (12/15)
 ·高速突现团雾 多车追尾 (12/14)
 ·“绝症村官”与“塞北第一村” (12/14)
 ·河北200景区冬季门票优惠 (12/13)
 
  石家庄论坛  
 
 
石家庄 |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城市导航 | 最近更新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2007-2008  石家庄都市网